在 { 世說新語 } 裡有一條有趣的記載 , 說的是
一個急性子的人 " 王籃田 "吃雞蛋的故事 .  他要
吃一顆圓滾滾的雞蛋 , 因為夾不起來 , 便用筷子
去戳刺 , 卻沒能戳中 , 於是大為憤怒 , 抓起來摔
在地上 .  跌在地上的雞蛋 , 仍轉啊轉的 , 沒停下
來 , 這一來激起王籃田更大的怒氣 , 彷彿覺得雞
蛋是在嘲笑他 , 便穿上木屐追著雞蛋要踩 , 踩了
幾下沒踩著 , 氣得眼睛都快蹦出眼眶來了, 又從
地上抓起雞蛋 , 整個塞進嘴裡去用力嚼得碎碎
的 , 然後在吐出來 .

   看著這段描述的人 , 總忍不住要失笑 , 明明只
是要吃一顆雞蛋 , 怎麼竟演變為與雞蛋的激烈
鬥爭呢 ?  我卻忽然想到 , 人生的很多關係不就
像是這樣的嗎 ?  我們以為自己可以掌握 , 結果
發現並不容易 , 於是受挫 , 在受挫之中 , 我們憤
怒難平 , 激起鬥志 , 演變成緊張甚至毀壞的關係
, 留下的只有荒謬與遺憾 . 

   曾經有大學開設了相當熱門搶手的一門課 :
{ 戀愛社會學 } , 戀愛是這麼重要的人生必修學
分 , 我們在學校裡竟然連一門相關課程也沒修
過 .  這堂課一開出來 , 只能容納一百人的教室
裡 , 擠進了兩 三百個求知若渴的學生 , 教授交
待他們一個作業 , 就是隨身攜帶一顆生雞蛋 ,  
並且為雞蛋寫心情筆記 .  雞蛋這麼容易破 , 要
放在哪裡呢 ?  要如何攜帶呢 ?  要怎麼保持它
的完整 ?  如何使它不被碰撞 , 不受傷害 ?

   這一顆雞蛋 , 原來就是愛情 .  學生們後來都
有了深深的體悟 , 必須隨身攜帶 , 卻又脆弱容
易受傷 , 但 , 一顆雞蛋生機無限 , 其實孕育著
一個宇宙 .

   " 女人是可愛的東西 , 可是 , 真令人捉摸不定 
.  如果只要和女人做愛 , 不用相愛 , 應該會簡單
許多吧 ? "

   有一次 , 朋友請客 , 在一家餐廳吃昂貴的晚餐
, 隔鄰是一桌中年男子 , 他們看起來都是事業有
成的樣子 , 有些泰然自若  也有些疲憊鬆弛 .  
當我閱讀著菜單的時候 , 聽見其中一個男人有
感而發的說了這麼幾句話 .

   { " 和女人做愛 " 比 " 和女人相愛 " 容易 }
這是當然的 . 因為做愛只是肢體運動與接觸 ,
相愛卻是全心靈與身體的巨大活動 , 是耗費
時間與精力的跨越時空大行動 .

   舊式的傳統女人 , 是煎好的荷包蛋 , 去了殼也
失去本來的形狀 , 裝在盤子裡 , 安份守己的任君
享用 .  新式的現代女人 , 則是水煮蛋 , 沒有去殼
也保留住自己原來的形狀 , 能跑能滾 , 讓男人往
往心力交瘁 , 還是難以掌握 .

   性急的某些男人於是發火了, 忘記了自己原來
是要與女人相愛的 , 與女人建立關係的 , 他們想
把女人控制住 , 女人若想逃跑 , 便與女人為敵 ,
直到踩碎或是嚼碎她們 .  比較可惜的是 , 王藍田
到最後始終沒有品嚐到雞蛋的好滋味 ; 某些男人
也無法瞭解被女人深深愛著是怎樣的幸福 . 

    全站熱搜

    iris8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