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時光,我最愛趁著盛夏,在奶奶家

三面環有木栅欄和銅鏡的老式木床上睡覺,
隨著老古董擺鐘摇晃的滴滴答,奶奶側身閉

眼,手執蒲扇,可以為我搧一整夜。

那些年,親情是一種未完待續。
不要用思念丈量著距離有多近,用誓言期許

著永遠有多遠。

那些年,總想有一種心情,小大人要優雅的

低於生活。
只怪時間冲淡了一些情感,空留一些餘温。

親人的耳語、低迴,臨水照影,顧盼身姿。
詭譎之燈,照亮的只有那條回家常走的小路。

那些年,你我都一樣,都曾把所有的青春時

光埋藏在書本裡。
時間風乾了寫滿字迹的試卷,却没有風乾那

些單純記憶。和寫在課桌上、書架上的青春

誓言。

那一年,升學考,……
考後的那晚,我做了個很漂亮的夢。
醒來時我已經不記得夢的内容,只記得有大

片大片暖和的陽光,融進我身體的每個部位;
考後的清晨,我起的很早出去散步,古老的

大樹,破敗的重樓,那些情景就像是電影情

節的倒帶一樣,埋藏著一去不復返的青葱年

華……

那一年,我聽著那歌,那車裡放的也是這樣

的歌,在這樣寧靜如水的夜,路燈透著鹅黄

色的燈光。
歌聲便這樣從廣播流瀉出來,像柔軟的水,

流過疲憊的心,月光下我看到玻璃窗上自己

的臉,安靜,滿足。

那一年,那些迷戀的,成了一簇遮眼被抵擋

的光線,是自己也不能言明的究竟。
我不是不開心,只是生命有時也需要一種平

凡的期待。我也會走的很遠很遠,再走回來。

那一年,有人說:河邊的老人知道哪裡的陽

光最好。也許以一種緩慢的角度欣賞世界的

時候,就會發現被陽光打在地上的安靜

有深陷其中的自己。

那一年,我明白了,生命中並非只有一處繽

纷燦爛,那凋零的是葉,不是秋天……

 
那一年,炙熱熱的秋天,暖暖的風,大大

手掌,捲走一切過往。

這一年,千山萬水的靠近,却不再雲淡風

的錯過。
總有一抹眷念勝得過人間千萬的暖。
總有一個人是心裡的永遠。
總有一種安然,可以亘古綿長,馨香潤澤

不是蜷懷抱取暖,也不是依肩膀相伴,是一

種踮著脚,閉著眼,舉起手就能觸摸流雲的

執念,
即使我往後倒下去,不是傷痛,而是整個

明,整個秋。

那些年,回不去的似水流年,花開沫落,

葉捲飄黃,我幸福過...

I see green
I see red          

I see blue
I see black

I see coffee on the table
and our black and white photo
and over the green mountain

I can see all these rainbow
lets sing a song in red   

lets sing a song in blue
lets sing a song with colors in you

lets sing a song in black
lets sing a song in blue
without the rainbow
I'd still sing a song with you
  

                                                                                                                                                                                                                            I                                          ee black                                                                                                                                                                        

 

    全站熱搜

    iris8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