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南,
你來與不來,它已然看慣滄海桑田,
只有在不起眼的别處,還原其素顏。
乙未年秋九月,初十日十時,他來了,顧盼輕寧,

性温良,眉眼開,不呱不鬧。
從此,他成為不可複製的一種牽掛,更像一顆小石

子烙在我心頭,温暖而美好。

正當我心甘情願地圍困於私密的情網不能自拔時,
蜜友L試圖開導我說:
你也該活回一些自我了
别因為無法出發,就污蔑路的盡頭不存在
别因為害怕離别,就安慰歲月靜好真可貴
比生活更重要的,是生活方式!

或在修長的海岸線中挑一段尚為原始的沙地石灘,
或闖進一些神秘藏於深閨的靜謐海角或林間山坳,
或偶遇腥鹹的鹽場及夜幕下鳞次櫛比的遊艇帆船,
或癱軟在某個度假村,暂且擱淺一天,坐看雲起,
或擠進某個熙熙攘攘的漁港與海鮮們再話話家常,
除滿足舌尖上的味蕾,其本身也是一種民俗大觀,

也許在某個無人行經的拐角,撞上些耐人尋味的素材,
人跡罕至之處,才天光雲影,水清沙幼,等你撒歡兒。

南方北地,分處不同的道場,一方霧霾重鎖,一方和煦風暖,
六年前的那個舊曆新年,再囑三天明媚的日子,
冬的時節再度溢滿夏的醇香。

00002.61 (3).jpg

    全站熱搜

    iris8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