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  我就聽母親說 : 
" 人要是一隻鳥就好了 , 可以飛上藍天 , 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 "
   而父親則嘲笑她 :
"太沒志氣了,  怎麼就甘願當一隻鳥雀呢 ? "
   那時我也不知道 , 究竟是做鳥好呢 ? 還是做人好 ?
   其實 , 父親幼年也有飛天之志 , 只是那個時代把他的鋒芒磨鈍了 .


   後來上學了,  我知道 , 每年秋天 , 成群的大雁都要往南飛 , 而且牠
們在天空中 , 一會兒排成一個 "人" 字  一會兒排成 "一" 字 .  我覺得
大雁的飛行方式很美 , 便常在田野上用眼搜尋牠們 , 想看一下雁群
展翅齊飛的姿態 .  然而 , 我並未見著 , 如今想來 , 也許是大雁飛得
過高 . 總之 , 我腦海中並無大雁的痕跡 .


   再後來 , 我學了杜甫的一首七言絕句詩 :

   兩個黃鸝鳴翠柳 ,  一行白鷺上青天 .
   窗含西嶺千秋雪 ,  門泊東吳萬里船 . 

   聽老師說 , 這首即景詩是杜甫 " 絕句四首 " 的第三首 , 是杜甫攜妻
小重返成都時所作 .  詩中描寫了浣花溪周圍的優美景色 , 表現了詩
人對春天的讚美和對生活的熱愛 .  對於這首詩 , 我最喜歡的是前兩
句 , 寫得實在太美了,  尤其 " 一行白鷺上青天 " 的情景最美 .

   記得小時候的春夏 , 我常於湖邊晨讀 , 在那玫瑰色的陽光中 , 不時
看到許多白鷺飛上藍天 .  牠們就像夢中的大雁一樣 , 讓我更加喜歡
白鷺了 , 心想 : 要是能像牠們一樣在藍天上自由自在地飛翔 , 那該
多好啊 !  誰能告訴我 , 那種最貼近藍天的感覺 .


   我又想起想變成小鳥的母親 , 整日辛勞工作 .  自我有記憶 , 就知
道家裏並不富裕 , 但母親說 : " 平民百姓耕田種地 , 除了享受豐收
和歉收的歡樂和憂愁  還有多少時間奢求其他呢 ? "  可是當時的
我 , 為一個分數忙著做複雜的習題 , 心靈始終無法從紛繁複雜中走
出來 . 後來 , 我走向社會 , 總覺得世界很複雜 , 像人際關係 , 複雜
得讓我理不出頭緒 , 找不到方向 .


   我的生活始終無法飛起來 , 哪怕是保持零高度飛行 . 但在夢裏 ,
 我常變成白鷺  變成白天鵝去飛翔 .  可是當夢醒時分  我常問  鳥
兒為什麼能飛上藍天 ? 我為什麼不能 ? 當然 , 並非所有的鳥兒都
能飛上藍天 , 像鴕鳥 , 企鵝等由於身體太重 , 已經無法飛上藍天了 .  
原來 , 能飛上藍天的鳥兒 , 其中的一大原因就是牠們的身子很輕 .
而我們人的心要是變得很輕 , 是不是也會發生奇蹟呢 ?



   埃及國家博物館珍藏著一件奇怪的展品 . 那是一只用精美白玉雕
刻的匣子 , 大小和我們常用的抽屜差不多 , 匣內被十字形玉柵欄隔
成四個小格子 , 非常明亮潔淨 .  據說 , 在法老的木乃伊旁發現它時
內部空空如也 .  但從所放位置來看 , 匣子是很重要的 , 裏面一定裝
有東西 , 但它是盛放什麼東西用的呢 ?

   長久以來 , 這都是一個謎 , 考古學家們也百思不得其解 .  後來 , 
有人在埃及中部盧克索的帝王谷卡爾維斯女王的墓室中 , 發現了一
幅壁畫 , 才解開了玉匣之謎 .

   壁畫上有一名威嚴的男子 , 正在操作一架巨型天平 . 天平的一端
是砝碼 , 另一端是一顆完整的心 .  這顆心就是從玉匣中取出來的 .
關於這件事 , 有這樣一個傳說 : 古埃及有一位快樂女神 , 不僅長得
非常美麗 , 而且地位至高無上 ; 快樂女神的丈夫是一位明察秋毫的
法官 , 當一個人死後  快樂女神的丈夫都要把死者的心拿去用天平
稱量一下,  假如很輕 , 就表示這個人生前是知足常樂的 , 那女神的
丈夫就會讓這顆心長出羽毛 , 並引導它的靈魂飛往天堂 ; 假如那顆
心很重 , 就表明這個人生前無比貪婪 , 那女神的丈夫就判他下地獄 
永遠都見不到青天 .

   也許這只是一個埃及的古老傳說 , 但我真的相信 , 心輕的人能上
天堂 .  有一句諺語是這樣說的 : "天使會飛是因為祂們舉重若輕 . "
因此 , 我們要把功名利祿看淡一點 , 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 , 只要背
起簡單的行囊 , 跟我走吧 , 天亮就出發 .



清洗披掛著銹蝕的思想
在朗空清風中晾乾哀傷的往事
在陽光下把七巧玲瓏心變得剔透晶瑩 
那你便擁有一個放鬆的心情
過著簡單純淨的日子
不被虛無所折磨
記住一個哲人的忠告
" 吃著五穀雜糧
  釋放七情六欲
  工作學習 ,  盡心努力
  戀愛交友 ,  以情換情
享受簡單輕鬆 ,  現在就出發 "  

   

  

    全站熱搜

    iris8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