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回我寫下一篇東西,我總是跟自己說,再也不寫了,夠了.

這不是說我真的不想寫東西了,或沒有話要說了. 相反的,我

總是有話要說,對我自己說. 我懷疑的是,我真的有話要跟別

人說嗎? 我的表達能力,真的達到我可以把感想公諸於世的

地步嗎? 熟悉我的人會說我是慣性的自我懷疑,但我真的懷

疑,而且看來我會永遠懷疑下去.

 

  當然,在這個 "部落格時代",把自己的文章公諸於世完全

不是了不起的事. 我不認為自己寫的東西叫著作,我也沒有

暴露狂,也不認為自己能"言之成理",那我到底在幹甚麼?

  

  然後我想,文字不也是一種表演? 我又何曾覺得自己進入

了表演的殿堂? 我還不是就這麼一直演著. 演著演著,寫著

寫著,試著試著,找著找著,也許就靠近一點了. 靠近甚麼?

靠近那從來無法形容,卻又時刻不能缺少的"休戚與共"的感

覺. 我一直相信,人是一座孤島,但又不能認命自己是孤島.

我們所有生活上的掙扎,都是在確認我們的島和別人的島,

實際上是連在一起的. 表面上看,島是分開一座一座,底下卻

是一整片大陸. 我們的語言,我們的飛機,我們的買賣,我們

的藝術,我們的愛意,都是試圖表露,我們其實不是孤獨的,我

們是可以相互分享,相互同情,相互勉勵的. 唯有如此去證明

我們擁有這樣的能力,我們確實休戚與共,我們才能肯定生命

不是一片虛無.

 

  也許我們還是得演下去,還是得寫下去. 繼續寫著,即使那

一行一行字,暫時只能在海中漂流著. 也或許,有些隻字片語,

我的一點心意,確實漂到了另一座島,到了你那裡 . 

 

 

    全站熱搜

    iris8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